<ins id='8hbqa'></ins><span id='8hbqa'></span>

    <code id='8hbqa'><strong id='8hbqa'></strong></code>
  1. <tr id='8hbqa'><strong id='8hbqa'></strong><small id='8hbqa'></small><button id='8hbqa'></button><li id='8hbqa'><noscript id='8hbqa'><big id='8hbqa'></big><dt id='8hbqa'></dt></noscript></li></tr><ol id='8hbqa'><table id='8hbqa'><blockquote id='8hbqa'><tbody id='8hbq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8hbqa'></u><kbd id='8hbqa'><kbd id='8hbqa'></kbd></kbd>
    1. <acronym id='8hbqa'><em id='8hbqa'></em><td id='8hbqa'><div id='8hbqa'></div></td></acronym><address id='8hbqa'><big id='8hbqa'><big id='8hbqa'></big><legend id='8hbqa'></legend></big></address>
      <i id='8hbqa'><div id='8hbqa'><ins id='8hbqa'></ins></div></i>
      <fieldset id='8hbqa'></fieldset>
      <dl id='8hbqa'></dl>

      1. <i id='8hbqa'></i>

          家庭乱伦

          驚悚故事之沉魚

          一“我從來不養貓,因為阿莫不喜歡。”米黎站在門口看著我,一臉淡然。“是……是嗎?”我抱著那隻剛剛被我

          06-14

          七月十四走夜路

          我是一名普通的下井農民工,經常性的加班,但是對於我們這類人來說,不加班哪有錢?因此我經常到十一二點我才回到傢中。今天又加瞭兩個小時的班,下班的我回到更衣櫃換衣服,我拿出手機看瞭

          06-12

          怪癖的男人

          隨著QQ被廣大群眾熟知後,在人與人溝通更加方便的同時,某些具有特殊嗜好的人也多瞭起來。老李就是這其中的一個,今年30多歲還沒有結婚,一直打光棍,每天上街色瞇瞇看著那些年輕的女孩

          05-26

          血債血償之還我爸爸

          原本我有一個幸福的傢庭,溫柔漂亮的媽媽,還有受人尊敬的當醫生的爸爸。在外人看來,我們傢幸福的直叫人羨慕。曾幾何時,我也以為會一直這樣的幸福,直到永遠。可是,直到那一天,所有的一

          05-26

          新手鬼故事之報應

          話說這鎮上有一個叫陳寧的人,為人魯莽無禮,對鬼神之事自然是不信和蔑視的,而且常常口出狂言辱罵周圍人,周圍人對其早已深惡痛絕,有好心人告誡他如果他繼續這樣做事,會受到報應的,但是

          05-26

          小秋和奶奶

          小秋的奶奶今年八十多瞭,從去年就開始生病,一直靠藥物支撐著。直到今年,由於藥物的作用,眼睛已經看不見瞭。身體浮腫,手卻幹枯的像樹枝一樣。就連打點滴的時候紮針都紮不進去。整日躺在

          05-24

          靈異玩具

          “媽媽,爸爸什麼時候能回來呀?”五歲的小雅握著手中的小水兵玩具,抬著頭問著正在忙碌的母親。“快瞭,爸爸既然答應瞭小雅就一定會回來的&rdqu

          05-24

          死去的老婆

          黃濤的身世非常可憐,他很小的時候,父母就死瞭,留下他一個人。那個時候,他的年紀還很小,又沒有其他的親人,沒有人照顧他。不久以後,他就淪為瞭小乞丐。為瞭生存下去,他不得不向所有人

          05-24

          養老院詭事

          敬老院,是專門為老年人養老服務的社會福利事業組織,又稱養老院。許多年紀大的老人為瞭不給自己的孩子添堵,會主動的到養老院去生活,安享晚年。然而,卻並非所有的養老院都一片祥和&he

          05-24

          現代聊齋之雙胞胎

          故事發生在去年冬天,我因生意上的事去瞭一趟吉林省遼源市。當晚8點我在四平火車站下瞭火車,下瞭車,我才發現東北的冬天果然名不虛傳。由於四平離遼源還有100多公裡的路程,一般要坐大

          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