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mttpb'><strong id='mttpb'></strong></code>

      1. <i id='mttpb'></i>
        <span id='mttpb'></span>
          <dl id='mttpb'></dl>
          <acronym id='mttpb'><em id='mttpb'></em><td id='mttpb'><div id='mttpb'></div></td></acronym><address id='mttpb'><big id='mttpb'><big id='mttpb'></big><legend id='mttpb'></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mttpb'></fieldset>

        1. <tr id='mttpb'><strong id='mttpb'></strong><small id='mttpb'></small><button id='mttpb'></button><li id='mttpb'><noscript id='mttpb'><big id='mttpb'></big><dt id='mttpb'></dt></noscript></li></tr><ol id='mttpb'><table id='mttpb'><blockquote id='mttpb'><tbody id='mttpb'></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mttpb'></u><kbd id='mttpb'><kbd id='mttpb'></kbd></kbd>
        2. <ins id='mttpb'></ins>

        3. <i id='mttpb'><div id='mttpb'><ins id='mttpb'></ins></div></i>

          奇異的酒駕

          • 时间:
          • 浏览:9

          他從外地趕來,已經是晚上八點來鐘。離傢近一個多月,他多想第一時間回到自己的傢裡,和自己的老婆和兒子啊!

          一輛出租車停在他的身邊,司機搖下車窗,似乎一股酒氣隱隱傳到他的鼻孔裡。他微蹙瞭一下眉頭,似乎有那麼一點猶豫是否乘坐這輛出租車。但他環視四周,出租車們大都被蜂擁下車的旅客攔截瞭,歸心似箭的他不再猶豫,畢竟他也有那麼幾次酒駕的經歷,似乎並不像媒體渲染的那麼可怕。

          “先生去哪裡?”司機問,聽得出,舌頭有發短。

          “康德小區。”他簡短回答後,繞過車頭,打開另一側的車門。

          忽然,一條身影先他一步毫不客氣地擠進前排副駕駛的位置,坐車的是一個四十左右的大漢,臉通紅,一臉絡腮胡須。他裝傻充愣地道著謝:“謝謝,謝謝!”

          他氣急瞭,吼道:“先生,是我先談好的。”

          “可是是我先坐進的呀。”大漢狡辯道,豪不退縮。

          他試圖進一步理論,司機對大漢發問道:“先生,您去哪裡?”

          “光明路口。”大漢說。

          “正好順路,可以搭車,還能省車費。”司機息事寧人。

          他很不情願地嘮叨著,並不是反對司機的提議,而是責怪大漢的無理,打開後門的車門坐瞭進去。

          夜很黑,窗外光怪陸離的燈光愈發顯得迷茫而晃眼,車流不時發出刺耳的笛聲,整個世界透出一團莫名其妙的神秘與惶恐。

          大漢回過頭來,神色比原來明顯客氣瞭許多,可他仍舊感到他身上似乎有些地方令人莫名的不自在的地方,他隻求趕快到傢。

          大漢遞過一張名片,上面寫著:天宮運輸公司副經理,吳九甲。出於最基本的禮貌,他還是強擠出一絲笑臉接瞭過來,心想:什麼天宮天龍的,叫得越響,越沒有正宗東西,瞧他的名字,不倫不類的,真可笑。

          大漢一指他的身體,操著濃重的外地口音提醒道:“先生,安全帶。”

          他心裡責怪著:一會兒就到傢,系安全帶幹什麼,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雖這麼想,但他還是不情願地把安全帶系在身上。

          出租車進入快行道,不時超過一輛又一輛的大小汽車。大漢趕忙勸阻著司機:“先生,您好像喝酒瞭,開慢點好不好。”

          “不愛坐請下車”司機不滿地回絕道。他也怪大漢的多事,從他心裡倒是希望司機能夠把車開得再快些,好早些到傢。

          出租車左搖右晃地在車流中穿行,大漢不時向無動於衷的司機發出焦急而惶恐的叫聲和哀求聲。

          就在出租車試圖超越一輛依維柯時,迎面開過來一輛疾馳而來的面包車,接下去就是刺耳的急剎車和兩車相撞的巨大響聲。

          第二天,當他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旁邊守護他的是他的老婆和兒子。見他睜開眼,老婆高興得眼淚都流瞭出來:“老公,都把我們嚇死瞭。沒瞭你,我們娘倆怎麼活呀!”

          兒子上前摟住他的脖子親瞭他一口,親昵地叫著:“爸爸。”

          護士上前換掉輸完的液體,安慰道:“先生你真命大,隻輕微腦震蕩,可憐那司機,死得好慘。幸好你坐在後面,還系瞭安全帶,要不……。”她沒有接著說下去,而他卻知道她要說什麼。

          “那位吳經理呢?他傷得怎麼樣?”他急切地問,此時他由衷地感謝那位大漢,讓他撿瞭一條命。

          “哪位吳經理?你是不是腦子還沒有清醒?車上就你們兩個人,哪裡有別人?”

          他努力回憶著所發生的的一切,猛然往包裡去取那張名片。等他把手拿出來,取出的竟是一張黃燒紙,他感到恍惚,不知究竟是怎麼回事。

          不大一會兒,交警前來詢問調查當時的情況,並告知他車禍雙方司機都屬酒駕,讓他把當時的情況作詳細說明。當他再一次把經過詳詳細細說過一遍之後,交警也感到很詫異:“吳九甲?這個名字很熟悉。他是我去年經手過的一起酒駕事故的死亡的小貨車司機的名字,因名字特殊,所以記得特別清楚。”交警接著說,“真奇怪,在我最近處理過的另兩起交通事故的幸存者的口述中,同樣出現過這個神秘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