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 id='0raxp'><strong id='0raxp'></strong><small id='0raxp'></small><button id='0raxp'></button><li id='0raxp'><noscript id='0raxp'><big id='0raxp'></big><dt id='0raxp'></dt></noscript></li></tr><ol id='0raxp'><table id='0raxp'><blockquote id='0raxp'><tbody id='0raxp'></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0raxp'></u><kbd id='0raxp'><kbd id='0raxp'></kbd></kbd>
  2. <fieldset id='0raxp'></fieldset>

    <dl id='0raxp'></dl>

  3. <i id='0raxp'><div id='0raxp'><ins id='0raxp'></ins></div></i>

  4. <acronym id='0raxp'><em id='0raxp'></em><td id='0raxp'><div id='0raxp'></div></td></acronym><address id='0raxp'><big id='0raxp'><big id='0raxp'></big><legend id='0raxp'></legend></big></address>
    <span id='0raxp'></span>

      <ins id='0raxp'></ins>

      1. <i id='0raxp'></i>

          <code id='0raxp'><strong id='0raxp'></strong></code>

          日記藏兇

          • 时间:
          • 浏览:10

          1.奇怪的日記
              我是一名小學語文老師,每天批閱學生的日記,是我的工作。
              由於時間的關系,每次我都隻是在日記上簡單地寫上“優”,並不會仔細閱讀。
              但是這天,我翻開一本日記本,第一篇日記就引起瞭我的註意。
              2015年3月12,星期三,天氣睛
              今天,爸爸又打媽媽瞭。
              爸爸回來的時候,我和媽媽正在看電視,爸爸迸門後就不停罵媽媽,媽媽不說話,他就動手打媽媽,打完媽媽,就躺在沙發上睡著瞭,媽媽躲在一邊哭。看到媽媽哭,我也哭瞭,我真的好想問爸爸,媽媽那麼好,為什麼要打媽媽!
              看完這篇日記,我立刻翮到最前面,看到瞭扉頁上的名字:張致恒。
              張致恒?這個名字躍入腦海的一刻,我的眼前浮現出一個冷漠的麗孔。
              他是上個月轉學到我們班的,話很少,同學們都不和他玩,老師們也不怎麼喜歡他。
              不過我隱約記得張致恒父母的樣子,他爸爸戴眼鏡,長得斯斯文文的,母親很溫柔,倆人看起來很恩愛,不像他日記裡描述的樣子。
              那是他們的偽裝嗎?
              我忽然很好奇日記接下來的內容,於是繼續往下看。
              2015年3月16日,星期日,天氣小雨
              昨天晚上,爸爸很晚才回來,他回來後就大吵大鬧,罵媽媽是賤女人,我想保護媽媽,就打瞭爸爸的肚子,爸爸很生氣,抱起我就打。
              我一邊哭,一邊喊媽媽,媽媽也哭瞭,她想把我從爸爸手裡搶走,但她沒力氣,打不過爸爸,最後還被爸爸打瞭一耳光,我隻是不停地哭,直到爸爸將我丟在地上,回房間睡覺瞭
              媽媽問我傷到哪裡瞭,還問我痛不痛,我搖搖頭,問媽媽:“我什麼時候能長大?我長大瞭就可以保護媽媽瞭!”媽媽聽瞭哭得更厲害瞭,她把我摟在懷裡,好久沒有說話。
              看到這裡,日記便停瞭,雖然隻是短短幾篇日記,我卻仿佛看到瞭張致恒和他媽媽的悲慘生活。
              這一刻,我對這個孩子充滿同情。那天晚上,我失眠瞭,反復想瞭好久,最終放棄瞭找張致恒聊天的想法,此時此刻,默默關心或許才會讓他覺得更好吧!
              第二天上課時,我總是忍不住看向張致恒。放學後,我對他說,明天會去他傢裡傢訪,他也隻是點瞭點頭。
              在走出教室門口的那一刻,我忍不住回頭,張致恒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好像完全不在意周圍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