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4ly3j'></dl>
          1. <ins id='4ly3j'></ins>
            <i id='4ly3j'></i>

            <code id='4ly3j'><strong id='4ly3j'></strong></code>
            <i id='4ly3j'><div id='4ly3j'><ins id='4ly3j'></ins></div></i>
          2. <tr id='4ly3j'><strong id='4ly3j'></strong><small id='4ly3j'></small><button id='4ly3j'></button><li id='4ly3j'><noscript id='4ly3j'><big id='4ly3j'></big><dt id='4ly3j'></dt></noscript></li></tr><ol id='4ly3j'><table id='4ly3j'><blockquote id='4ly3j'><tbody id='4ly3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ly3j'></u><kbd id='4ly3j'><kbd id='4ly3j'></kbd></kbd>

            <span id='4ly3j'></span>
            <fieldset id='4ly3j'></fieldset>
            <acronym id='4ly3j'><em id='4ly3j'></em><td id='4ly3j'><div id='4ly3j'></div></td></acronym><address id='4ly3j'><big id='4ly3j'><big id='4ly3j'></big><legend id='4ly3j'></legend></big></address>

            黑段子之代價

            • 时间:
            • 浏览:6

              電話裡傳來一聲巨響,隨即變成瞭忙音,我意識到事情不妙,趕緊開車往郝銳離開的方向追去。果然,在他回傢的路上,救護車特有的警示燈印證瞭我的猜想。

              幾個小時前,為瞭慶祝我脫離多年的單身生活,我叫上瞭女友韓雪和哥們兒郝銳一起吃飯。餐桌上,郝銳的神情有些異樣,就在我們用餐完畢散去不久,他馬上打來瞭電話。

              他說韓雪是個精神病患。有次他去精神病院探望親戚時,看見韓雪穿著病服在吃藥。難怪我每次追問韓雪的過去,她總是找借口避開或草草敷衍,隻透露過她父母幾年前被入屋搶劫的強盜殺死。

              剛聽到的時候我感到同情,甚至在接到郝銳的電話時還在想,或許是那次慘劇讓她產生瞭心理問題。直到警察開始調查郝銳的事故,表示郝銳的車有被撞過的痕跡,我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是韓雪追上並殺死瞭可能會泄露她身份的郝銳。

              我顫抖地撥通韓雪的電話,過瞭好久,對面才接聽,讓我更為不安的是,韓雪進醫院瞭。據韓雪說,她是回傢的時候被車撞倒瞭。可是我偷偷詢問醫生後,卻發現韓雪在撒謊,她身上的傷不像是被車撞的,倒更像是在車裡磕碰出來的。

              以幫她拿替換衣服為由,我得到瞭她公寓的鑰匙。翻箱倒櫃後,我找到瞭一些東西,當即做瞭決定。盡管有點對不起兄弟,但我不打算告發韓雪。

              韓雪出院那天,我準備瞭一頓豐盛的晚宴。突然,我手中的杯子滑落,身體也隨之倒地抽搐,韓雪的臉上露出瞭我從來沒看過的表情。她說她故意制造機會接近我,就是為瞭給父母報仇。而我剛才喝下的紅酒中,溶解瞭她投下的毒藥。

              韓雪說完便步入廚房找工具處理現場,而我趁她轉身的瞬間,爬起來用桌上的餐刀從背後刺進瞭她的心臟。當年入室搶劫沒有發現有目擊者的確失策,幸虧我在她的衣櫃暗格裡發現瞭毒藥,以及她曾經的傢庭住址。

              我把毒藥換成瞭外形一樣的感冒膠囊,一直等著這一刻。現在,我成功粉碎瞭她的復仇,保住瞭自己的性命,卻也失去瞭我以為能成為伴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