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tsfok'><div id='tsfok'><ins id='tsfok'></ins></div></i>

      <span id='tsfok'></span><acronym id='tsfok'><em id='tsfok'></em><td id='tsfok'><div id='tsfok'></div></td></acronym><address id='tsfok'><big id='tsfok'><big id='tsfok'></big><legend id='tsfok'></legend></big></address>

        <ins id='tsfok'></ins>
        <dl id='tsfok'></dl>

      1. <tr id='tsfok'><strong id='tsfok'></strong><small id='tsfok'></small><button id='tsfok'></button><li id='tsfok'><noscript id='tsfok'><big id='tsfok'></big><dt id='tsfok'></dt></noscript></li></tr><ol id='tsfok'><table id='tsfok'><blockquote id='tsfok'><tbody id='tsfo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tsfok'></u><kbd id='tsfok'><kbd id='tsfok'></kbd></kbd>
      2. <fieldset id='tsfok'></fieldset>

          <code id='tsfok'><strong id='tsfok'></strong></code>
          <i id='tsfok'></i>

        1. 樹下的冤魂

          • 时间:
          • 浏览:6

            人總是在為自己做的事沾沾自喜,豈不知命運正在一旁嘲笑著你的無知。

            這個故事這麼開始呢?就從那顆樹開始說起吧……

            我是一個在農村長大的孩子,所以對於我來說,現在的生活令我很滿意,住著買來的房子,有著一個漂亮的妻子,但是一切的一切都因為那棵樹,我冥冥之中又回到瞭十年前的那個落後破舊的山村老傢……

            正值十一假期,我驅車帶著傢人準備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說是傢人,其實就是我和我妻子兩人而已,本來打算去西藏的,但是因為就我一個人開車,所以最後決定還是會我老傢看看吧,那裡也勉強可以算是山清水秀瞭,對於妻子的這個決定,我是反對的,因為那裡,藏著我的一個秘密,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我的老傢在蘇北的一個普通山區,近幾年因為村裡經濟一直不好,所以領導決定搞個農傢樂,來吸引遊客壯大村子的經濟。其實我們村子裡十年前是有個富商來投資的,當時據說帶瞭好幾千萬的現金,準備在這裡蓋一個大型的休閑度假村,但是最後那人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出事瞭,他莫名其妙的失蹤瞭,最後都驚動警察瞭,到村子裡調查瞭大概幾個月,也就不瞭瞭之瞭,當時我還隻是村子裡一個普通的小混混,整天無所事事的過著日子,從那個富商失蹤之後,我就感覺我不能這麼活著,於是我就離開瞭那個我成長瞭二十年的山村,獨自一個人背著一個大大的包,來到瞭這個進步鮮活的大都市。

            這裡離我的老傢有四小時的車程,很快我們就來到瞭久違的老傢,村口的那顆大樹還在,一切就好像沒變,搖晃的樹葉沙沙的響,就好象在歡迎我一樣,但是我知道,那不是在歡迎我,而是在嘲笑我。

            “阿仔啊,你回來瞭?在外面還好吧?”回到傢,我媽媽就連忙過來幫我拿東西,這時候我註意到傢裡來瞭一個陌生人,那個人看著給我一種危險的感覺。

            “媽,這是誰啊?”我緊張的問道。

            “哦,這是縣裡來的警察同志,說是來調查啥案子的,來我傢問問情況。”

            對於警察我有著莫名的反感,於是我就帶著妻子出門到村子裡隨便轉轉。

            走著走著,我就來到瞭村口,這時,我突然註意到在村口的那顆大樹下,站著一個人,那個背影這麼那麼熟悉?我盯著樹下愣愣的出神,妻子見我半天沒說話,就好奇的順著我的目光看過去,然後問我:“你看什麼呢?這麼出神?”說著還用手在我眼前晃來晃。

            “你看樹下那人長得什麼樣啊,我看怎麼那麼像我們小學的同學,阿狗呢?”因為妻子和我是小學同學,所以我才會這麼問她。

            “哪裡有人啊,你眼花瞭吧?”妻子轉頭莫名其妙的看著我。

            “什麼?那邊不是站著一個人嗎?你看,就在那裡!”我急瞭,明明有一個人,妻子怎麼會看不到呢?她的眼神可是出瞭名的好。

            就在這時,眼前的那個人突然消失瞭,就好象從來都沒出現在那裡一樣。

            “怎麼會……”我揉瞭揉眼睛,再往樹下看去的時候,突然!一個血紅的東西突然從我眼前飄過,我看到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人蹲在樹下,好像在尋找著什麼。那人,給我一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他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那裡的?帶著心裡的疑問,我壯著膽子慢慢的接近那顆大樹,我要看看那人到底是誰,還有剛才突然消失的阿狗究竟去哪裡瞭。

            慢慢的,我靠近瞭那棵樹,樹下一陣陣的吹著風,我感覺那是一股刺骨的寒冷,現在還不是冬天怎麼會這麼寒冷?可是如果我夠細心的話,就會發現那股風沒有吹動樹葉,這明顯就不正常。

            那個人背對著蹲在樹下,臟兮兮的西裝似乎很久都沒洗瞭,上面還隱約的有一點點的東西在動。越靠近那個人,我就越感到一陣的恐懼。

            “嗚嗚,怎麼不見瞭,找不到瞭。”

            我隱約的聽到那人在說著什麼,好像是什麼東西找不到瞭。

            “喂,你剛才有沒有看到一個小夥子站在樹下啊?”我想問他關於剛才我看到的阿狗是不是在這裡。

            “找不到瞭,找不到瞭,還給我,還給我,我的頭!”突然,那人猛的轉身,我驚恐的發現那人的脖子上空無一物!他剛才是在找他的頭嗎?

            “你……你……你是……啊!鬼啊……”我突然想到瞭什麼,尖叫著轉身想逃離這裡,其實我早該想到的,但是我為什麼沒想到呢。

            就在我轉身想要逃離的時候,突然一個人影擋住瞭我的去路,我猛然抬頭,發現那人正是阿狗!他是怎麼出現的?為什麼我毫無反應!

            “阿狗?你……你還活著?”我失魂落魄的看著面前的阿狗,蒼白的面色顯得是那麼的恐怖,後面那個沒有頭的鬼不知道什麼時候悄悄的出現在瞭阿狗的後面,靜靜的站在那裡。

            “你終於回來瞭,我可以報仇瞭,我終於可以報仇瞭,哈哈哈哈……”

            阿狗猛然向我這邊撲過來,此刻的我想逃已經來不及瞭,眼睜睜的看著那個沒有頭的鬼和阿狗撲到我的身上,我閉上瞭眼睛……

            第二天,有人在樹下發現瞭昏迷中的我把我背會瞭傢。當我從昏迷之中醒來的時候,我的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拷上瞭一雙冰冷的手銬。

            原來,村口的那棵樹早在我來之前就被一場大風吹倒瞭,有人在樹下發現瞭兩句腐爛的屍體,於是就報警瞭,那個在我傢的警察就是來調查這件事的,而我,在昏迷之中,大聲叫喊著“不要殺我,當初是我殺瞭你們埋在樹下的,我知道錯瞭,我認罪。”所以我就是那兩具屍體的始作俑者,警察當然不會放過我。

            也許,警局才是我最好的歸宿,那個樹,還有樹下的冤魂,恐怕要折磨著我一輩子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