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 id='54tl'><strong id='54tl'></strong><small id='54tl'></small><button id='54tl'></button><li id='54tl'><noscript id='54tl'><big id='54tl'></big><dt id='54tl'></dt></noscript></li></tr><ol id='54tl'><table id='54tl'><blockquote id='54tl'><tbody id='54tl'></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4tl'></u><kbd id='54tl'><kbd id='54tl'></kbd></kbd>
      1. <dl id='54tl'></dl>
        <i id='54tl'></i>

        <code id='54tl'><strong id='54tl'></strong></code>

        <acronym id='54tl'><em id='54tl'></em><td id='54tl'><div id='54tl'></div></td></acronym><address id='54tl'><big id='54tl'><big id='54tl'></big><legend id='54tl'></legend></big></address>

        1. <i id='54tl'><div id='54tl'><ins id='54tl'></ins></div></i>
        2. <ins id='54tl'></ins>
          <fieldset id='54tl'></fieldset><span id='54tl'></span>

            轉角遇到誰

            • 时间:
            • 浏览:23

            消失在拐角處
                周一,早上八點半,解剖樓的第一階梯教室。
                “……大傢來看,這個單層扁平上皮細胞的形狀就像是煎的荷包蛋一樣……”
               
            講組織胚胎學的老師是個長頭發的美女,聲音尖細,是個極其負責的老師,她為瞭讓同學們更形象直觀地理解各種組織的具體形態,總是愛把它們比喻成生活中最常見的食物。比如由於病變自溶的肺部組織像是果凍,血管的分層結構像是蛋黃卷。
                王營一臉壞笑,盯著坐在旁邊的死黨加死對頭張晨,聲音裡有一絲難以掩蓋的愉悅。
                “荷包蛋呀,張晨——”他故意把聲音拖長,盯著屏幕假裝仔細地看著,然後若有所悟地點點頭,“——這麼看來,倒是很像,咦?我好像記得老師還講過,皮膚上脫落的死皮細胞也是這個荷包蛋一樣的上皮細胞吧。
               
            張晨皺瞭皺眉頭,胃裡一陣翻騰,早上在餐廳裡吃飯時他還在向王營稱贊七分熟的煎荷包蛋味道不錯,現在,胃裡那些荷包蛋跟該死的皮屑畫上瞭等號。他惡狠狠地瞪瞭王營一眼,這個欠揍的小子,總是不會放過捉弄自己的機會。
                “謝謝你好心的提醒。
               
            他盯住王營的右臉,笑道:中午就吃面包好瞭,果醬餡兒的。
               
            王營伸出手輕輕摸瞭摸自己腫得像面包一樣的右臉,還有一絲微麻,不滿地說道。
                “還不是拜你所賜。
                “
            我怎麼知道一向號稱臨床學院第一籃球手的王營連個普通的傳球都接不住?不過……”張晨看瞭看他的右臉,語氣裡多瞭幾分認真,那個球好像力度確實不小。
                
            周末約好幾個同學打籃球,可是在這個醫學院巴掌大的地方,籃球場基本都被占瞭。於是他們不得不去解剖樓旁邊的那個球場。那個球場總是打球的同學最後考慮的,醫學院的學生倒不是在意旁邊的解剖樓和屍庫,而是那個球場太破,地面粗糙會磨壞瞭球。
                王營靠到椅子背上,盯著黑板不再說話。
                昨天他們打球正打得熱火朝天時,一個身影突然晃進他的眼簾。
                開學第一天起他就對這個名字叫孟雯的女生印象深刻。那時八月的天氣裡,她穿著一身淡藍色的連衣裙,讓人看到就感到無比的清爽。她的美在於她的寧靜,白皙的皮膚,精致的五官,淡淡的微笑,沉默不多語。王營的視線總是會在她的身上多停留片刻,知道自己是喜歡她的,可是就是下不定決心去表白,生怕驚擾瞭那樣一個文文靜靜的女生。www.5aigushi.com
               
            昨天下午,孟雯跟一個細瘦的高個子男生一起往前走,腳步有些匆忙。王營以為他們要到這邊的籃球場。因為校園的這邊除瞭這個球場就是解剖樓瞭。沒有想到他們兩個人經過屍庫的那扇生銹的鐵門,然後轉過解剖樓的拐角不見瞭。王營看得有些發呆,眼裡全是孟雯的身影,一時忘瞭自己正在幹什麼。
                接下來就是右臉的一陣疼痛,張晨的傳球直直地砸在瞭他的臉上。今早起床後,右臉早已腫得像面包一樣。
                王營想著消失在解剖樓拐角的兩個身影有些疑惑。轉過拐角不就是圍墻瞭嗎?那是個死角啊,他們去那兒幹什麼?
                約會?
                他搖搖頭,否定瞭這個假設,要是在那種地方約會,氣氛也太詭異瞭吧。背靠著解剖樓古老的墻壁,旁邊就是屍庫。
                “你說,解剖樓的拐角後面是什麼?
               
            王營問坐在旁邊的張晨。
                張晨對他突然的問題吃瞭一驚:你有沒有在聽課啊?怎麼突然想起問這個?
                “
            我記得那兒是個死角,可是我看到有人轉過去就消失瞭。他說出瞭自己心中的疑問。
                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張晨沒有回答他,而是看瞭看黑板,表情不自然地說道:快記筆記吧,專業課都走神,小心考試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