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supht'><em id='supht'></em><td id='supht'><div id='supht'></div></td></acronym><address id='supht'><big id='supht'><big id='supht'></big><legend id='supht'></legend></big></address>

    2. <fieldset id='supht'></fieldset>
      <span id='supht'></span>

        <i id='supht'></i>
          <ins id='supht'></ins>

          <i id='supht'><div id='supht'><ins id='supht'></ins></div></i>

          <dl id='supht'></dl>

          <code id='supht'><strong id='supht'></strong></code>
        1. <tr id='supht'><strong id='supht'></strong><small id='supht'></small><button id='supht'></button><li id='supht'><noscript id='supht'><big id='supht'></big><dt id='supht'></dt></noscript></li></tr><ol id='supht'><table id='supht'><blockquote id='supht'><tbody id='supht'></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supht'></u><kbd id='supht'><kbd id='supht'></kbd></kbd>
        2. 包裹

          • 时间:
          • 浏览:10

            最近,我收到瞭一個奇怪的包裹。 htm
            就在星期一的早上,我像往常一樣打開大門要拿當天的早報時,發現一個方形的小紙箱孤零零地放在早報上,讓我想不註意都不行。 
            沒有來信地址、沒有署名,有關寄件人的資料一概空白。我惟一能知道的,就是這個包裹指名要寄給我,且毫無理由。 
            小紙箱以層層牛皮紙包裹,像是害怕被人看破裡頭的秘密一樣。我輕輕掂瞭掂,很輕,幾乎感覺不到裡頭有任何東西。搞什麼?會有人特地寄一個空箱子給我嗎?或者我該問――會有人特地拿一個空箱子,放在我傢門口嗎?並且上頭還清楚地寫著我的名字! 
            帶著滿心疑惑,我將箱子連同早報一同拿進屋內。大概是好奇心作祟吧,即使知道這東西來歷不正常,我還是想一窺箱內究竟裝有何物。畢竟,打開裝有秘密的東西乃是人之常情,不是嗎?再說,就算裡頭沒裝東西或者裝著垃圾,對我來說也沒有任何損失。 
            但,事後,我深切理解到一句話――好奇心能殺死一隻貓。 
            !這是什麼啊?我憤怒高吼,因為包裹內的東西。 
            費瞭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拆開那厚厚的一層牛皮紙,原以為裡頭可能會有不義之財,亦或是空空如也。 
            然而,沒有錢,這包裹更不是空的――打開,裡頭填塞瞭一大把的棉花。 
            如果隻有棉花,我不會這麼憤怒。可是,之所以要塞滿棉花,十之八九都是為瞭盒子正中央的東西。 
            那是一塊深紅色的物體 
            外表軟嫩,因為空氣氧化的關系,顏色開始有點兒偏紫,甚至於發黑,外表更帶著些許紅黑色的糙膩液體,一股可怕的氣味更是與之同來。望著那挾帶恐怖腥臭的不明物體;我壓根不想知道這會是什麼東西。 
            迅速蓋上盒子,我直接將它塞入垃圾桶中的最底層。為瞭心安,早報也不看瞭。 
            原以為這隻是一場普通的鬧劇,然而,它還沒有結束。 
            隔天早上,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我看到瞭同樣的包襲。牛皮紙包裝。且完全沒有寄件人的任何信息,隻寫著我的名字。 
            當然,我拆都沒拆,直接將它扔進垃圾桶中。 
            隻不過,接下來的每一天,我都會在一大早收到同樣的包裹。那暗藏令人反胃肉塊的東西,我怎麼也不想再看第二次。所以,每每收到,垃圾桶~定是包裹最後的去處。 
            我曾試過要親手逮到這寄送包裹的變態,但無論我起得多早,包裹一定會搶先一步待在那兒。就算熬夜,隻要稍微離開,包裹便會赫然出現,完全不帶任何蛛絲馬跡。 
            就算出動人民的保姆――警察。依然一無所獲。 
            好吧,我得承認,自己根本沒有那種能耐,隻能請求他們延長在我門口巡邏的時間而已。可想而知,他們當我神經有問題。 
            既然無法找人來幫忙,那也隻能動用科技的力量瞭。 
            哼哼……”我不懷好意地笑著,要是眼前有個鏡子,我一定會被自己邪惡的嘴臉嚇一大跳。 
            望著眼前那套幾千塊的針孔攝影器材,想要忍住笑意真的很難。有瞭這套設備,還怕抓不到惡作劇的真兇嗎?連我都開始害怕起自己的聰明才智瞭! 
            嘿,就讓我好好看看你這傢夥是什麼模樣吧一變態! 
            那晚,我終於能安心入睡。 
            隔天一大早,失望與期望同等。 
            電源沒有問題、角度沒有問題,我事前也測試過,畫面當然更不會有問題然而,就在那關鍵的時間點嚏,儐偏整套器材就給我出瞭問題! 
            畫面回朔,早報到達後沒有幾秒,整個影像便猛然變為黑白交雜的線條。量然幾秒後就已經恢復,但包裹早已出現在其中。怎麼來的?完全沒有拍到。 
            原以為這一切隻是湊巧,可是當我發現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是同樣情況時,就不再這麼認為瞭。 
            對,每次到瞭那關鍵性的幾秒,器材總會莫名其妙地發生故障! 
            而且,不知是不是因為包裹事件導致壓力太大的關系,我的身體明顯差瞭許多。每個早晨,那發自心坎的痛楚就會傳達到身體的每一根神經。這無疑是一種折磨。 
            慢慢地,我開始喝不下水、吃不下飯,且全身上下不時會傳出劇痛。我變得面頰枯黃,時常咳嗽不已,有好幾次,甚至還咳出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