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ao09'></span>

<code id='ao09'><strong id='ao09'></strong></code>

  • <ins id='ao09'></ins><fieldset id='ao09'></fieldset>
  • <tr id='ao09'><strong id='ao09'></strong><small id='ao09'></small><button id='ao09'></button><li id='ao09'><noscript id='ao09'><big id='ao09'></big><dt id='ao09'></dt></noscript></li></tr><ol id='ao09'><table id='ao09'><blockquote id='ao09'><tbody id='ao09'></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ao09'></u><kbd id='ao09'><kbd id='ao09'></kbd></kbd>
        1. <i id='ao09'><div id='ao09'><ins id='ao09'></ins></div></i>
            <dl id='ao09'></dl>
            <i id='ao09'></i>
            <acronym id='ao09'><em id='ao09'></em><td id='ao09'><div id='ao09'></div></td></acronym><address id='ao09'><big id='ao09'><big id='ao09'></big><legend id='ao09'></legend></big></address>
          1. 新手鬼故事之冤案

            • 时间:
            • 浏览:7

              我今天研究鬼小說,想起瞭小時候奶奶講過的一個故事《冤案》。講的是清朝有傢窮人,實在養不起七八個孩子,就把體弱多病的小女兒音音賣跟瞭戲院子。音音剛進院子,弱得站都站不直,老板娘見瞭直想抽她。老板看她是弱但長得水靈,本想當個丫頭使,但有一天的事改變瞭老板的看法。

              音音雖小又弱,但很懂事。她知道自已的情況。所以當她看到院裡師傅教徒弟練工吊嗓子,她就在一旁認真看著,並學著樣子做。進瞭院子有口飯吃,身體慢慢變好,腦子也更好使瞭。過沒多長時間,她就學會瞭好東西。師傅直見誇她聰明。老板見過她偷學功夫,但不知她到底是不是唱戲那塊料。就找到師傅問情況,師傅當眾徒兒的面誇音音聰明。

              這下老板就說瞭,音音每天隻負責灑掃,灑掃完就不用去廚房幫忙瞭。音音有瞭更多的學習時間,沒兩年她便學會瞭唱戲的全部東西。隻是介於聽戲的都是些老爺小姐太太們,才沒敢正式叫她上臺表演。但不巧的事多著呢!

              這天唱《牡丹亭》的角兒幽會闊少爺眼看到點兒瞭都沒回,臺下一片催促聲,大鬧要聽戲。老板實在沒折,就將在後臺灑掃的音音叫過來。老板對她說,“音音啊,你上去唱臺《牡丹亭》,唱好瞭不會虧待你,我許諾你一個前程,你就專門唱戲瞭,也有人伺候。你看可好?”

              音音聽完後,在心底默念瞭下《牡丹亭》的要點當下點頭上去。

              老板反證是死馬當作活馬醫的,雖然緊張得還在擦冷汗,但看看音音上臺走的臺步一下子就放松瞭。音音平時學就學到傢瞭的。隻見她在臺子上走得步子是步子,唱得唱功是唱功,舞得舞蹈是舞蹈打得武功動作是武功動作,樣樣都到瞭純火至精的境地。臺後的人聽著看著都入瞭迷。臺下一片掌聲。音音就這一臺《牡丹亭》唱紅瞭這座城市。誰都說她將好運到來瞭,事實上卻不是這樣的。

              她紅後,她全心全意攢錢贖身。其間,有幾個闊少出過百兩銀子替音音贖身,老板死活不幹。再後來,一個七十八歲的員外,送瞭萬兩黃金跟老板,要老板答應他娶音音為妾。老板見錢眼開便答應瞭。音音求老板留下她,老板死活不肯。

              音音嫁到府上頭晚上侍老頭的寢,老頭就要她脫光衣物,唱《牡丹亭》跟他聽。音音不肯,他就拿針上前去紮音音的全身上下,紮得音音全身血骨淋叮。當音音痛暈後,他才退去自已的衣物瘋狂的親吻音音至到他發泄。事後,他自言自語道,還是個沒開頭苞的。

              音音自嫁過來後,穿戴的衣物自是與平常傢的姨奶奶不同。高貴得很。但她每晚得忍受老頭變著法的折磨。這老頭呆在音音房裡不去主母處,也不去其她十多位姨奶奶處。這使得她們撒起醋風來。她們找來傢丁,強暴她。事後,給她下春藥。使音音失去常人理智,這不夠,她們還在她的衣物上浸毒,使她皮膚潰爛成一片一片的。

              員外看她皮膚不好人也瘋言瘋語就不搭理她瞭。音音實在過不下去瞭,就拿瞭點衣物想重返戲院子。不想這是主母設的套,見她剛走到門口,主母就大喊音音要逃跑瞭,員外聽到跑出來看,一見二話不說,當下綁瞭音音。員外正在堂上審音音是為何,她一旁的其她姨奶奶就說是聽見下人傳,說音音要與相好的私奔。音音憤怒的睜大杏眼,想說真實情況。不等她開口,傢丁又慌忙跑進來報:“外面有人來接音音姨奶奶。”音音見事不對,趕快提一下包,怎麼重得多呢?

              員外正好看見她的這個動作,便命人上前去搶瞭包,打開一看全是金銀財寶。員外一看,動瞭大怒。姨奶奶些及主母又攛掇一翻,員外最後決定,先要對音音施傢法,然後浸豬籠。音音就這樣被活活的整死瞭。但是臨死前,音音對員外說瞭這些話。“我沒有偷傢裡的金銀珠寶,也沒有要跟人麼奔。我隻是想重返戲院子。你把我打死瞭你也不得好死,你們冤枉我的人也不得好死。我循規道距,我哪裡得罪瞭你們,要這樣害我?”說完她就睜著雙血眼咽氣瞭。

              主母更惡毒,怕音音轉世報復,硬生生將她的屍身扔進瞭亂葬崗,任由狼狗叨食。知道真相的下人都說音音姨奶奶死得冤。他們中年長點的就說要小心點,怕音音的魂魄回來找人償命。因為這是樁兇殺案。

              音音死後的第二天晚上,就是狂風暴雨,雷鳴電閃,音音死過的地方地動屋搖。員外嚇得縮在屋角不動。其她人將信將疑的還是去吃飯,走在大廳就看見音音住過的地方飄過一個影子,象戲袍,白得嚇人,長飄飄的,一頭齊腰的散發,在風中蕩來蕩去。大傢嚇得不敢往前瞭。大膽的人再往那面望過去,隻見那個白影子轉瞭個面,還有雙血紅的杏眼。

              “音音姨奶奶回來瞭,音音姨奶奶回來瞭!”下人們都見清楚瞭,竟相奔去告訴員外。哪知,員外聽到這個消息還沒站起身,就驚嚇過度而死亡。

              員外傢裡這下辦喪事瞭。因為是員外,就得有許多人守靈,主母也在內。結果守到半夜,主母就在靈前睡著瞭。這時她夢見員外向她招手,員外還對她說:“你構陷死瞭音音,她回來找到我瞭。我剛下去,閻王就令我將你接下去,免得你再害別人。來吧,來吧,來吧!”“不,不,不啊!老爺是她全占你瞭啊!”

              “你怎麼瞭”,守靈的其她人抓住主母伸在空中亂動的手。其他的老爺說,“你受的打擊太大瞭,還是回房去休息吧!”主母在眾人的勸說下回到瞭房裡,但她怎麼也睡不著。她的腦裡全是老爺的話,她嚇得直囉嗦。這時,她房裡仿佛又飄過那個帶著血眼的白影子。快天亮瞭,她才睡著,夢裡又是老爺,對她說同樣的話做同樣的事。她醒來,就拿定主義,要怎麼化解下。於是打起精神又去守靈。

              中午吃飯的時候靈堂沒留人。有隻貓經過棺蓋就從員外的屍身上跳過,它的眼立刻發出道綠光。呼一聲,員外就平舉雙手坐瞭起來。主母在這時剛好進來看到這一幕,便嚇暈過去。後來的人把主母抬進房去,都擔心這是不祥征兆。果不出大傢的所料,主母醒來就瘋瞭。

              員外葬後不到七天,主母由於下人去跟她端藥不在身邊,就掉進自傢院子裡的魚塘而淹死瞭。這十天不到,員外傢裡就出瞭三條人命。大傢就議論說是音音姨奶奶死得太冤而引起的。

              員外傢接著又為主母處理後事。那些受盡主母氣的姨奶奶心裡算是出瞭口氣。而那些挑起是非,迫死音音的人就害怕瞭。她們怕音音回來報仇,便到避靜處跟音音化紙錢去,求她原諒。

              這回員外傢裡總算沒再出事,大少爺就掐算到:這是傢裡部分人造成的悲劇,以後要善待生命。因此,派人安葬瞭音音。也送瞭一大筆錢跟音音的娘傢。

              故事到這裡就結束瞭。我還記得奶奶每次講這個故事結束時總要附帶感慨地說:“你們命多好,有爹痛,有媽養,吃得飽穿得暖,還有學上。”是啊,我們文明的現代社會不會再出現這樣的冤案瞭。於是我帶著愉快的心情結束瞭文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