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8mtlj'></fieldset>

  • <tr id='8mtlj'><strong id='8mtlj'></strong><small id='8mtlj'></small><button id='8mtlj'></button><li id='8mtlj'><noscript id='8mtlj'><big id='8mtlj'></big><dt id='8mtlj'></dt></noscript></li></tr><ol id='8mtlj'><table id='8mtlj'><blockquote id='8mtlj'><tbody id='8mtl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8mtlj'></u><kbd id='8mtlj'><kbd id='8mtlj'></kbd></kbd>

        <i id='8mtlj'><div id='8mtlj'><ins id='8mtlj'></ins></div></i>

          <i id='8mtlj'></i>

          <code id='8mtlj'><strong id='8mtlj'></strong></code>

          <ins id='8mtlj'></ins>

        1. <acronym id='8mtlj'><em id='8mtlj'></em><td id='8mtlj'><div id='8mtlj'></div></td></acronym><address id='8mtlj'><big id='8mtlj'><big id='8mtlj'></big><legend id='8mtlj'></legend></big></address>
          <span id='8mtlj'></span><dl id='8mtlj'></dl>

            杜鵑夜半猶啼血

            • 时间:
            • 浏览:43

              王召快步跑下城樓,飛奔至帥府臨時營帳,不等通稟便直接闖入營帳。

              “啟稟杜將軍,敵軍援軍已到,城池快要守不住瞭!”

              杜將軍沒有回話,王召抬起頭,見將軍正在桌案上作畫,王召向前跪爬半步。

              “杜將軍,請快下令吧!”

              杜文龍畫筆不停,用緩慢的如同一輪皓月劃過夜空的話語道:“我等已守城幾日瞭?”

              王召拱手道:“回稟將軍,我等已死守城池五個多月瞭,已從深冬死守至陽春瞭。”

              杜文龍這才從容的放下畫筆,從桌案上取出一方私印,重重的按在畫卷上。

              “好!好!好!”

              三聲好字,等來杜將軍一聲長嘆,“聖上,微臣已經盡力瞭。”

              杜文龍低頭瞧瞭眼王召,淡然道:“王副將,你起來吧。”

              王召起身,杜文龍舉起畫卷,輕輕抖瞭抖,對王召言道:“你跟瞭我多久瞭?”

              王召拱手道:“啟稟將軍,六年瞭!”

              杜文龍道:“這六年裡,我也待你親如兄弟,不知你可願答應我三件請求?”

              王召突然二次拜倒,“將軍有事盡管吩咐,末將萬死不辭。”

              杜文龍放下畫卷,大步跨過桌案,雙手攙起王召,和藹道:“王召,你快起來,你忘瞭咱們可是同鄉瞭。”

              王召再次起身,眼中已滿是淚水,“將軍,你是不是也沒辦法瞭?咱們是不是要撤軍瞭?”

              杜文龍別過頭去,不讓對方看到自己的眼淚,“撤軍?撤到哪裡去呢?這裡是咱們的地界,為什麼要逃呢?”

              王召死死抓住杜文龍胳膊,“將軍,朝廷已經逃過江去瞭,咱們還在這裡死守,有意義嗎?”

              杜文龍一把甩開王召,厲聲道:“放肆!”

              將軍隨即轉過身來,雙手抓住對方肩膀,“王召,你可知道,十年前,我和你一樣隻是一員副將,僥幸得到相爺的賞識。”

              “當年他親手交給我燕雲十六州地圖,希望我能夠有朝一日收復失地,當時我拜在瞭恩師名下。誰曾想,我好不容易當上將軍職位,結果前線接連敗退,最後落得國破城亡,相爺被人斷指、割舌、剜眼,最後在金殿捧住而亡。”

              王召悲泣道,“將軍可說的是丞相李秋水?”

              杜文龍雙手撐住桌案,無力道:“你可知道,當日恩師贈袍之時,我曾經在恩師面前立下毒誓——管轄潞州府便要死守潞州城,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將軍!”王召喉頭突然哽住,“末將願與將軍共存亡!”

              “不!”杜文龍斷然劫道:“你不能死在此地,你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杜文龍說完,立刻走到墻邊,去下墻上懸掛的寶劍,遞給王召道:“王副將,此劍是我早年平亂之時天子欽賜寶劍,你要在此發誓,答應我三件事,我便將此劍和我身上戰袍轉贈給你。”

              王召單膝跪地,三指當空毅然道:“將軍請講!”

              杜文龍道:“第一,你攜此劍著我袍,以我之名召集天下有志之士,暗中擾亂敵兵後方,等到大軍一到,兩軍結合趕走敵軍收復河山,你可答應?”

              王召道:“王召發誓,願承將軍衣缽!”

              杜文龍道:“第二,若此城覆滅,我已召集瞭一百名精兵,你要帶領他們保護城中百姓逃出此城……”

              王召道:“王召發誓,定要保護城中百姓安全!”

              杜文龍道:“第三,我妻兒老小尚在城中,望你保證保我兒長大成人,也叫他投軍報國。”

              王召道:“王召發誓,定將少將軍視為己出,願以性命相報!”

              “王召,逃出此城,你便是杜文龍,杜文龍,接劍!”

              王召起身緊緊握住寶劍,杜文龍解下戰袍疊的整整齊齊放到王召手中,“你換上平民衣服,到城南接上犬子,然後保著鄉民離去吧!”

              ……

              城門外三聲炮響,一白袍小將,跨白馬提銀槍搶先一步沖入潞州城,不料城頭一隻冷箭當胸射來,小將躲閃不及,正當挨上這一箭時,突然自空中飛來一隻飛鳥準確的銜住箭桿,在小將身邊環繞一圈再次飛走。

              城頭上四處插上“杜”字大旗,大將軍杜文龍將知府的宅院作為臨時行館。

              然而杜文龍並未住進行館,而是徑直奔向城北忠義廟,廟中一尊石像,石像手中落著一隻杜鵑。

              “爹爹!”

              那白袍小將隨後趕到,對杜文龍道:“在行館等您沒來,卻為何出現在這兒?”

              杜文龍長嘆一聲,牽著小將的手一同跪下,對身旁一隨行的老者問道:“老先生,您來講講這廟裡石像的身份吧。”

              老者遵命道:“這石像是潞州守城副將王召將軍石像,當時番邦來犯,潞州城破之日,王將軍守城而亡,卻身中數十箭而不倒。當時敵國主將欽佩其忠義,率眾跪拜王將軍肉身,將軍驟然化為杜鵑,終日在潞州城中徘徊不去。敵軍主將連夜建造忠義廟,並根據王將軍本人鑄造石像,這杜鵑,便每年來到廟內,整夜不住哀鳴。”

              白袍小將突然指著石像上的杜鵑叫道:“爹,就是那隻杜鵑,是它銜住射來的弓矢救瞭孩兒一命。”

              杜文龍霍然起身,朗聲道:“孩子,那石像真身便是你的親爹,那幻化為杜鵑的神鳥便是真正的杜文龍,十多年來,我與杜將軍換瞭身份,實則那戰死城中的才是杜文龍;忍辱偷生的才是王召!”

              說罷,命人取來畫卷,展開擺在供桌前。

              此時杜鵑飛起,在王召周圍徘徊鳴叫數聲,王召拔出當日杜文龍賜予的寶劍,對白袍小將道:“等我死後,這寶劍、戰袍還有那桌上的畫卷,一並還將與你!”

              說罷,王召拔劍自刎,從此那杜鵑飛去,潞州城中再也不曾夜半聽到杜鵑哀鳴……